图片展示
  1.  
  2.  
  3.  
  4. 铁证如山寇行录 

鲁家峪
成为冀东抗战的指挥中心
这里的党支部  救国会 
报国队  妇救会  儿童团 
日夜战斗在保卫第一线
男人们都成了报国队员 
妇女们个个是护理模范
儿童团站岗放哨奋勇争先
家家户户是堡垒是医院
保护军械  坚壁物资
除奸  支前
危急时刻   奋勇献身
毁家纾难
这里的山果    小米养育了
我党大批抗日军政机构的人员
这里的青年纷纷上前线,
成百上千成为党政军的干部,战斗在祖国的各条战线
或长眠在祖国的万水千山
军爱民  民拥军
鱼水情深  携手并肩抗日寇的事迹
如同山上的柿子树
数也数不完

  1.   鲁家峪惨案 

在惨案中死去的无辜群众

在惨案中受迫害致死的军人

日军屠杀指挥部

       鲁家峪抗日军民的革命行动,使敌人慌恐不安,对此,日军对鲁家峪多次进行围剿并制造了三次大规模的惨案。

       第一次惨案   1941年2月14日,驻唐山副司令米古纠集日伪军1000多人围剿鲁家峪,企图摧毁鲁家峪根据地。日军包围了鲁家峪大庄搜查抓人,没来及转移的700多名群众被驱赶到虫王庙前的干河沟,此次惨案日伪军烧伤打伤36人,烧死9人。              

       第二次惨案  1941年7月16日,驻遵化王各庄据点的日军中队长南木和警备大队长王希武,率领日伪军150多人再次进入鲁家峪,利用毒气攻击,杀害民众二十余人。

     

       第三次惨案  1942年4月16日至5月1日。日军27步兵旅团长铃木启久,卷土重来。他调集了日伪军四千余人,对鲁家峪进行了历时半个月之久的大扫荡。使鲁家峪又一次遭受了巨大的灾难。

       自1941年到1942年,日寇先后七次烧杀清剿鲁家峪,杀害抗日军民1200余人,累计烧毁房屋四千余间。

  1.  毒气惨案 

         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灭绝人性的使用化学或细菌武器,疯狂虐杀中国抗日军民达1131次之多,直接受害者不下20万人,河北省遵化市的鲁家峪就曾受日本法西斯的毒气残害。

虫王庙毒气惨案——1941年7月16日,日军为了让群众供述八路军的情况,把300多名群众驱赶到虫王庙前,施放毒瓦斯,300余名民众被毒瓦斯熏得在地上翻滚,而后昏厥。70多岁的老人刘霁顺等20余人当场被毒死。

鸡冠山毒气惨案——1942年4月16日。日伪军100余人在汉奸马金成的带领下,从鲁家峪进犯东峪村东北沟的鸡冠山。日军在该山狐仙洞的山洞里发现了八路军,便向洞内施放毒瓦斯,又将地雷和炸药塞入洞中引爆,30余人全部遇难。

馒头山毒气惨案——1942年4月24日,日军200余人在大队长渡边的指挥下,封锁鲁家峪南面的馒头山,随后日军像藏人的山洞内施放毒瓦斯。一起出洞的35名村民被枪杀,坚持不出动的三个人,除屈平同志生还以外,其余两人均中毒而死。

日伪军五次“治安强化运动”

      “治安强化运动”是在华北日军的操纵和控制下,由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发起的,在华北地区推行的集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多种手段为一体的镇压运动。这一运动自1941年3月起至1942年冬止,共推行5次。

     日伪在华北推行的两年时间里,烧杀、掳掠、欺骗、利诱,强迫“集家并村”,广修封锁沟和碉堡,分割抗日根据地,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等,无所不用,制造了众多惨案。

汉奸王揖唐视察伪训练所

“治安强化”给鲁家峪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日寇为切断根据地军民联系,大搞“集体并村”,建立“人圈”,把人畜驱赶到事先修建好的大院子里,四周高墙电网,限制人们的生产、生活和人身自由。

日寇的“治安强化”,迫使当地百姓建立起自己的武装

惨案制造者铃木启久忏悔认罪

铃木启久

 

       铃木启久。1890年出生于日本福岛,到华北,后任步兵第27师第27步兵团少将团长兼唐山地区防卫司令官。

         侵华期间,铃木启久指挥日军在华北地区实施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并用毒气制造了鲁家峪惨案、刘备寨惨案、东辛庄惨案、潘家戴庄惨案等多起惨案。

罪犯向受害者下跪道歉

 

       以下是罪犯铃木启久的自述。1942年4月,我到达鲁家峪执行强化治安命令,并指挥田蒲大佐在鲁家峪地区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在山洞施放毒瓦斯,烧杀村民达300人之多,对当地的物资,设备进行了彻底破坏,烧毁2354间民房。对上述罪行我供认不讳,应负全部责任,在此对中国人民谢罪。

铃木启久口供

 

      鲁家峪大屠杀给当地人民造成了沉重的灾难,给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那惨痛的时刻,要让历史的罪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铁证如山——证言

         法庭上张俊金的证词

         我是河北省遵化县鲁家峪村人,叫张俊金。为控诉日寇铃木部队杀人、放火、强奸妇女的罪行,出庭作证。

       在一九四二年旧历三月初二,鬼子把二十四个人都砍死在白薯井里。次日,又有十人被砍死在井中,我在挣扎之中身中两枪,侥幸获救却成了残废。抗日期间,日本鬼子在我村烧死、熏死、打死,共一千二百余人,烧毁房屋五千二百多间,抢夺和烧毁粮食二百多万斤,牲口一百多头。我以上所揭露控诉的,就是这些天里所见的一部分。这就是鬼子在我村所造成的大惨案。我要求法庭,对杀人凶手严加惩办。

图片展示

日寇的子弹在张俊金背上留下的伤疤                                       日军杀害群众的白薯井

遵化县第七区鲁家峪乡全体群众控诉书

       为控诉日寇屠杀百姓的滔天罪行,申请政府严加惩办日本战争罪犯,以解民冤。原我乡各村皆属抗日根据地。一九四二年旧历三月初二日,日寇所谓。

     “四次强化治安”开始,日伪军共约有四千余人,声势浩大进行围剿,对青年男子毒打、火烧、刀砍、枪杀,对青年妇女强奸、轮奸我们对日寇的仇恨仍然在沸腾着。          现在已得到了彻底的解放,人民有了自己的政府,这笔仇深似海的血债和巨大的损失,再不能容忍了,我们乡的全体人民群众一致要求人民政府要严厉惩处日本战犯,要向日本战争罪犯讨还血债。

 

 

铁证如山——鸡毛信

鲁家峪成立训练班通知

农民代表委员会通知

抗战期间区长给鲁家峪村治安员马万仓的会议通知

        鸡毛信是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地区军民创造的一种特殊邮件,需要火速传递的公文信件,就插上鸡毛做标志,让送信人和收信人明确它的紧急性和重要性。鲁家峪作为被日军涂炭之地,发生很多惨案,鸡毛信作为当时不可忽视的铁证久存于世。

        这封鸡毛信是抗战时期冀东军分区修械厂厂长李治平写给鲁家峪村民兵负责人李有官、马万仓的求援信(个人印章为李治平印,公章为:冀东军区第十五分区,修械厂,供给处)。

 

 

 

 

 

 

 

 

             || 友情链接

河北   贵州   北京   四川   重庆   山东   湖北   云南   福建   上海   陕西   辽宁   新疆   安徽   甘肃   黑龙江   浙江   广东   山西   海南   江西   宁夏   湖南   河南   广西   芜湖   威海   武汉   绍兴   

图片展示

遵化文明网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