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以史育人 用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

浏览:22 发表时间:2020-08-03 00:00:00

回望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的革命战争,看到的是一段气壮山河的壮阔历程,是无数先烈为此付出的鲜血和生命。7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期间,参观了四平战役纪念馆,深情指出:“要把红色资源作为坚定理想信念、加强党性修养的生动教材,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永葆初心、永担使命。”

  我国有着丰富的革命纪念场馆、革命文物遗存。在新时代,这些纪念场馆发展状况如何,在“四史”学习教育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应该如何加强建设保护、充分释放能量?智库版特组织研究报告、案例、观点,对此进行深入解析。

  革命纪念场馆是党和国家的红色基因库。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实地缅怀革命先烈、参观纪念场馆,并强调,“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根据地的故事、英雄和烈士的故事,加强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作为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主阵地之一,革命纪念场馆的发展现状关乎爱国主义教育的开展成效。南京大学中国智库研究与评价中心、南京雨花台红色文化研究院组成联合课题组,就革命纪念场馆发展现状与特点趋势开展调研、提出建议,以推动其进一步高质量发展。

  革命纪念场馆发展政策环境日益完善

  从中央到地方相关政策体系日益健全。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发表系列重要讲话,为革命纪念场馆建设引航定向。2018年7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强调要“提升革命文物展示水平。坚持有址可寻、有物可看、有史可讲、有事可说,着力策划打造主题突出、导向鲜明、内涵丰富的革命文物陈列展览精品,做到见人见物见精神”。2019年,《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相继印发,对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与爱国主义教育作出了全新战略谋划和全面部署安排。2019年,已有21个省份出台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实施意见,25个省份印发关于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的实施方案,陕甘宁、川陕、鄂豫皖、东北等地区还建立了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协作机制。

  设置革命文物保护利用指导机构。2019年,中央编办批复国家文物局成立革命文物司,负责指导革命文物保护管理利用、研究展示传播工作,指导革命博物馆、纪念馆工作以及制定相关政策规范等。目前全国已有江西、福建、重庆等十余个省级文物部门紧跟中央机构设置,成立革命文物处,指导纪念馆改进陈列方式,助推纪念馆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和实际工作。

  革命文物保护利用项目成为重要抓手。从1997年到2019年,中宣部共公布6批473个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其中70%以上是各类纪念馆。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建设带动各省市县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形成了立体式教育基地建设格局。2020年7月,中宣部从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中遴选了15家作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库(一期)红色基因库首批试点单位,通过有线电视网络实现全国联网,全面展示红色政权的由来。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代表的项目工程成为推动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红色基因传承、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抓手,以此打造了一套立体式、全方位的红色基因保护传承平台。

  免费开放财政补贴力度不断加强。2008年,中宣部、财政部等部门发布了《关于全国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的通知》,全国各级文化文物部门归口管理的公共博物馆、纪念馆,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免费开放。财政经费大量投入保障了场馆免费开放的支出,确保了博物馆纪念馆社会效益与公益属性。从2008年到2018年,全国免费开放的博物馆从1007家增长为4743家,免费开放接待参观人数从0.98亿人次增长为9.38亿人次,免费开放中央财政补贴从12亿元增长为31.42亿元。免费开放政策不仅促进了文博事业发展,更推动了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

  图一:2019年博物馆与革命纪念场馆部分数据增长率(注:数据来源于国家文物局公布的《2019年全国博物馆名录》,不含港澳台地区)

  革命纪念场馆成为传承红色基因主阵地

  场馆与馆藏建设实现新突破。新时代,革命纪念场馆的发展环境大为改善,数量实现新突破。在《2019年全国博物馆名录》中,我国备案博物馆总数为5535家,其中革命纪念场馆820家,比上一年度增加了77家。革命纪念场馆遍布各地,其中湖南、河南、甘肃、山东、陕西为革命纪念场馆数量最多的5个省份,占总数的34.26%。同时,场馆性质类型也更为丰富,发展质量得到提升。在820家革命纪念场馆中,非国有纪念馆占9.27%,国有纪念馆占90.73%,其中文物系统纪念馆508家,行业性质纪念馆236家;一级、二级、三级博物馆分别为30家、45家、59家。

  根据《2019年全国博物馆名录》,革命纪念场馆共有藏品270万余件,珍贵文物26万余件,举办展览3500余个,教育活动9万余次,参观人数3.7亿人次。与2018年相比,革命纪念场馆的展览数量、教育活动数量、参观人数分别增长了8.96%、73.82%、16%。这些场馆在教育活动、参观人数上的增长率远远大于博物馆的同期增长率。具体来看,2019年,全国5535家博物馆共举办了33.46万场教育活动,上海市龙华烈士纪念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分别以4517个、4079个、3080个教育活动位列全国博物馆教育活动数量的第6、8、10位;全国博物馆共接待观众12.27亿人次,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西柏坡纪念馆分别以1150万、662万、564万人次位列参观人数的第2、6、8位。

  观众满意度与获得感不断上升。革命纪念场馆的场馆与馆藏建设不断实现新突破,其设施环境和活动展览等深受观众好评。调研数据显示,观众对革命纪念场馆的教育活动、馆舍环境、陈列展览满意度最高,分别达82.21%、81.95%、81.71%。同时,在对革命纪念场馆教育活动的评价中,受访者对纪念场馆教育活动频次、效果、形式、主题的满意度分别为87.50%、80.76%、77.88%、82.69%,教育活动深受观众喜爱。此外,在参观纪念场馆之后,85.35%的观众认为历史文化知识得以增加,82.25%的观众认为提升了爱国之情与民族自豪感,82.10%的观众认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缅怀先烈、培育情操,在知识和情感方面收获颇多。

  图二:观众对革命纪念馆的满意度评价(注:数据来源于课题组问卷调查数据,以网络问卷形式发放,共回收有效问卷4452份,调查日期为2020年4月1日-2020年6月30日)

  精心布展传递红色精神。近年来,革命纪念场馆陈列展览的政治站位、展览质量、展览效果不断提升。自1997年以来,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推介活动已持续举办17届,在评选出的400余个展览中,有关红色文化的展览近70个,接近五分之一。同时,革命纪念场馆聚焦社会热点,紧跟时事大事,展览主题更为鲜明。部分场馆通过合作展览的方式,扩大了展览的影响力。2020年5月,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周恩来纪念馆、新四军纪念馆、淮海战役纪念馆合作举办了“江苏四种革命精神联展”,全面展示了雨花英烈精神、周恩来精神、新四军铁军精神、淮海战役精神四种革命精神的内涵。

  仪式教育强化红色记忆。在开展教育活动时,这些场馆更加注重运用仪式礼仪来增强活动的庄重感、仪式感。依托建军节、建党节、国庆节、烈士纪念日等重要时间节点,革命纪念场馆通过举办入队入团入党仪式、成人礼,重温入党誓词,共唱国歌等方式,不断增强教育活动仪式感、参与感,强化红色记忆。

  艺术演绎讴歌爱国主义。革命纪念场馆致力于深入挖掘红色精神内涵,创新教育形式,以艺术演绎的形式讴歌爱国主义。例如,广州起义纪念馆推出了广州首部红色主题沉浸式话剧《1927·广州起义》,使观众零距离观看、体验剧情。此外,革命纪念场馆积极发挥自身优势创作或参与创作优秀的文艺作品,以话剧、影视剧、文学作品等方式推动爱国主义创新传播、凝魂塑魄。

  日益成为城市红色地标。在全国300处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中,革命纪念场馆占据绝大部分。2007年至2017年,红色旅游景区接待人数与收入都呈现明显上升趋势。作为红色旅游景区的重要载体,革命纪念场馆成了当地的文化地标和红色名片,不仅带动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而且通过红色旅游、红色影视、深度体验等相结合的新模式寓教于游,有效实现红色资源保护和持续利用,实现了革命传统教育、红色教育大众化常态化发展。

  推动革命纪念场馆进一步高质量发展

  在新时代,革命纪念场馆发展的政策环境不断完善,爱国主义教育优势更为凸显,同时,其发展还存在一些短板,只有补齐短板,才能进一步高质量发展,更好实现以史育人、传承红色基因的重要使命。

  加强合作交流,促进场馆协调发展。由于革命历史原因,这些场馆大部分分布在中西部革命老区,大都规模较小,与大馆相比,在藏品资源、活动开展、工作人员、经费补助、知名度等方面都有着较大差距。纪念馆具有强烈的专题属性,每个馆都承载了鲜明独特的红色基因。因此,需推动不同地区、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纪念场馆之间进行深层次交流合作,通过联合举办展览、教育活动,人才交流互访,打造红色资源联盟、场馆联盟等方式,促进革命纪念场馆协调同步发展。

  加强学术研究,为场馆发展提供学理支撑。一是建立一支高水平的学术队伍,通过加大馆内队伍的培训培养,引进相关领域人才,或是与高校、研究机构合作等方式提高学术队伍的科研水平;二是增加研究深度。通过深入挖掘红色精神主题内涵,形成自身的研究特色,推出品牌性编研成果。三是拓宽研究广度。应更加重视红色文化精神内涵的挖掘,侧重于受众研究、教育效果研究。

  增强内化效果,促进红色教育入脑入心入行。针对目前革命纪念场馆部分教育活动存在的同质化、表面化、形式化问题,一方面,应重视新技术的应用与对外宣传工作,积极将新技术运用到馆藏保护开发、陈列展览、教育活动之中,提高红色资源的保护、利用、开发、传播能力;另一方面,在深入挖掘红色精神内涵的基础上,以音乐、影剧、动漫等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实现互动式、沉浸式、可视化体验,拉近红色教育与观众的距离,提高观众的参与感。

  健全配套机制,推动政策落地落实落细。革命纪念场馆发展不仅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机动灵活的基层创新。因此,建立健全配套机制,推动政策落地落实是引导革命纪念场馆进一步发展的关键一环。例如,建立免费开放资金的动态调整机制,提高政策的活力、效果与可持续性;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退出机制,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效果来评估基地建设情况;建立系统完善的专业人才培养体系和荣誉供给机制,提升革命纪念场馆的行业认同度和行业自信心等。(作者:南京大学中国智库研究与评价中心研究员、首席专家冯 雅、李 刚,南京雨花台红色文化研究院研究员 刘志亮。卢柯全、韦芷晴、王蕾参加调研工作)


             || 友情链接

河北   贵州   北京   四川   重庆   山东   湖北   云南   福建   上海   陕西   辽宁   新疆   安徽   甘肃   黑龙江   浙江   广东   山西   海南   江西   宁夏   湖南   河南   广西   芜湖   威海   武汉   绍兴   

图片展示

遵化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