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

浏览:15 发表时间:2020-07-31 00:00:00

  2020年7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的回信中指出:“这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斗争,让你们这届高校毕业生经受了磨练、收获了成长,也使你们切身体会到了‘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的道理。前进的道路从不会一帆风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一代一代青年矢志奋斗。”

  “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出自《后汉书·虞诩传》,讲的是东汉刚正名臣虞诩的经历。当虞诩被派往贼寇横行的朝歌作朝歌长时,朋友都为他担心,他却笑着表示“志不求易,事不避难”。排忧解难本是人臣之责,不遭遇盘根错节的困境,怎能判断是否为国之利器?虞诩的态度体现了志存高远、知难而进的君子人格。

  在中华文化传统中,人应该追求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中庸》给出了人的最高生命理想:通过自己的积极努力,助推他人和万物实现各自的本性和价值,这就是“赞天地之化育”。能够参赞天地化育,就是“与天地参”,与天地并立为三。这种人生追求把人提升到与天地鼎足的至高地位,使人因担负天地职责而拥有无上尊严。如此说来,人的一生有担当、有责任才有意义,为他人、为家国才有意义。北宋张载将这一追求进一步表述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横渠四句”表明,天地苍生、古往今来皆是君子职责所在,可见君子志向之高、责任之重、任务之艰,“不易”方可成其为志。

  个体生命和感官满足总是有限的,如何超越具体生命的限制获得永恒?《左传》给出“三不朽”路径:立德、立功、立言,即道德修养、建功立业、千古文章都能使人获得永恒的生命价值。它们之所以不朽,是因为跳出了个体生命和现实生活的局限,将个人的有限生命与人类普遍情感、社会历史命运紧密关联起来。与他人关联是无限拓展生命的宽度,与历史关联是无限延伸生命的长度。此二者经常融合为一:在承担天地职责的过程中,被时代和历史所铭记,即“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唯有将有限的个体生命融入到家族、民族甚至人类的历史发展中,个体生命方可获得牢固的根基和永恒的意义。

  志存高远必然要求知难而进。知难而进是中国文化自强不息精神的重要表现。《易传》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君子要效仿天宇健动不息,无论遭遇何种困境,都不能停下奋斗的脚步,要以坚忍和顽强自立于世。自强不息反映了中国文化刚健创生的特质,它发自人的内在生命力量,又被君子对家国的责任和使命所强化,最终产生如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担当气魄,从而使人敢于直面一切艰难险阻。《论语·泰伯》有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以天地苍生为己任,弘扬仁爱道德于四方,追求这一高远志向必要付出百倍艰辛,历经千难万险。虽然最终未必成功,但过程本身已经彰显了生命的意义,不成功则成仁。正因如此,历史上不断有仁人志士为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呕心沥血、百死不辞,充分彰显了以民族大义为志向所激发的知难而进的无畏精神。

  “志不求易,事不避难”指示着传统文化通达无限与神明的合理路径。人能否不必借助神灵或其他外在力量,仅凭一己之力就能体验完美?在基督教传统中,此岸与彼岸、有限与无限之间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中国文化则肯定人性为善,肯定神性内在于人。儒家在性善论的基础上,强调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承担社会责任、完成君子使命,实现自我革新、自我提升和自我完善,在日新又新中“作新民”。这一过程既是人的价值实现,更是人的本性回归。如此看来,立志高远、知难而进,就是使人在现实生活中获得神圣体验,在日常生活中体会大道之理的方便法门。人无须借助神灵或死亡的帮助跨入彼岸。彼岸就在此岸的视野中,圆满之路就在脚下,每个人只要积极承担自身的责任和义务,在创造美好世界的同时,便能拥有人性的高贵与尊严。这就是《易传》所讲的“百姓日用而不知”的“君子之道”。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国内外均呈现错综复杂的局面。青年一代不仅见证历史,而且还要参与历史的书写。人的境遇各有不同,所承担的使命也因人而异。这正如前贤所说,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如果每个人都勇担重任,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那国家的未来就会充满希望。(作者:王海英,系北京体育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 友情链接

河北   贵州   北京   四川   重庆   山东   湖北   云南   福建   上海   陕西   辽宁   新疆   安徽   甘肃   黑龙江   浙江   广东   山西   海南   江西   宁夏   湖南   河南   广西   芜湖   威海   武汉   绍兴   

图片展示

遵化文明网